孝文化 /

历史上这些反叛典型,你绝对想不到竟是这样教

发布日期:2017-01-17 13:27   作者:根本停不下来   来源:微信 慈孝文化

自身言行VS教子之道


1.png


东方朔:


       西汉时的东方朔,向以滑稽著名。他是一个大隐士,但不隐于山林,却隐于朝廷,因此,他也很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做到这一点,请看他的《诫子诗》:

       明者处世,莫尚于中。优哉游哉,于道相从。首阳为拙,柳下为工。饱食安步,以仕代农。依隐玩世,诡时不逢。才尽身危,好名得华。有群累生,孤贵失和。遗余不匮,自尽无多。圣人之道,一龙一蛇。形见神藏,与物变化。随时之宜,无有常家。



曹操:


        受到民间小说的影响,曹操在人心中的印象,奸诈、自私、大奸臣,然而面对儿子的曹操确是另外一幅面孔之。如《诸儿令》:

        儿虽小时见爱,而长大能善,必用之,吾非有二言也。不但不私臣吏,儿子亦不欲有所私。


《遗令》:


        吾夜半觉,小不佳;至明日,饮粥汗出,服当归汤。吾在军中,持法是也。至于小忿怒,大过失,不当效也。天下尚未安定,未得遵古也。吾有头病,自先著帻(头巾)。吾死之后,持大服如存时,勿遗。

        百官当临殿中者,十五举音(以礼哭丧);葬毕,便除服;其将兵屯戍者,皆不得离屯部;有司各率乃职。敛以时服,葬于邺之西冈上,与西门豹祠相近,无藏金玉珠宝。

        吾婢妾与伎人皆勤苦,使著铜雀台,善待之。于台堂上,安六尺床,下施繐帐,朝脯设脯糒(食物)之属。月旦、十五日,自朝至午,辄向帐中作伎乐。汝等时时登铜雀台,望吾西陵墓田。馀香可分与诸夫人,不命祭。

        诸舍中无所为,可学作履组(编鞋)卖也。吾历官所得绶,皆著藏中。吾馀衣裘,可别为一藏。不能者,兄弟可共分之。"


2.png

阮籍:


        如果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中,找到一个公认放达自由的年达,也只有魏晋时期了,如果在这个时期找一个代表,无疑阮籍要入选了。竹林隐者、名士、放达旷远、任性不羁、可以一醉数十日,以这些奇行闻名于世的阮籍,会教导给他孩子什么呢?史载他儿子阮浑长成后,想效法父亲的样子,不料阮籍却以“仲容(阮咸)已预之,卿不得复尔”,一语回绝。遭逢乱世,故作疏狂之态,却不想让儿子效法自己。



嵇康:


        提到阮籍不能不提到同时另一位大名士,嵇康。嵇康刚肠疾恶,与当时当政者不和,被司马氏所杀,临终高歌广陵散从此绝矣。这样的伟男子,想不到一再教儿子如何扬长避短,委曲求全,温柔敦厚的道理,真是世故的不能世故了。连鲁迅都觉得现实中的嵇康和《家诫》里那个婆婆妈妈、谨小慎微的父亲“宛然是两个人”,并据此得出结论:“嵇康是那样高傲的人,而他教子就要他这样庸碌。因此我们知道,嵇康自己对于他自己的举动也是不满足的。……这是因为他们生于乱世,不得已,才有这样的行为,并非他们的本态。但又于此可见魏晋的破坏礼教者,实在是相信礼教到固执之极的。”

        嵇康的儿子竟成了历史有名的忠臣孝子,河间王与成都王起兵叛乱,京城告急。晋惠帝御驾亲征,与成都王交战于荡阴一带。晋兵兵败如山倒,随驾的官员们各自奔逃保命,卫兵们也早己作鸟兽散。此时惟有嵇绍独自护卫在皇帝的身边,用肉体去抵挡飞蝗般的羽箭。鲜红的血液洒满了惠帝的御衣,动乱平定之后, 左右侍从看到皇上的衣服溅满血迹, 就准备拿去洗,但是被惠帝拒绝了。他无限感伤地说:“这是嵇侍中的血,不要洗掉……”语不成声,至为悲切。战场上的那一幕还恍若昨日,而节烈的忠臣,却永远不会再回来了。惠帝要永远保存这件血衣,作为对嵇绍永志不忘的追思。几百年后南宋的文天祥,曾经在《正气歌》中又赞美了“嵇侍中血”。


3.png

《家诫》:


        人无志,非人也,但君子用心,有所准行,自当量其善者,必拟议而后动。若志之所之,则口与心誓,守死无二。耻躬不逮,期于必济。若心疲体懈,或牵于外物,或累于内欲,不堪近患,不忍小情,则议于去就。议于去就,则二心交争,二心交争,则向所以见役之情胜矣。或有中道而废,或有不成一匮而败之。以之守则不固,以之攻则怯弱,与之誓则多违,与之谋则善泄,临乐则肆情,处逸则极意。故虽繁华熠耀,无结秀之勋,终年之勤,无一旦之功,斯君子所以叹息也。

        不须行小小束修之意气,若见穷乏而有可以赈济者,便见义而作。若人从我,欲有所求,先自思省,若有所损废,多于今日,所济之义少,则当权其轻重而拒之,虽复守辱不已,犹当绝之。然大率人之告求,皆彼无我有,故来求我,此为与之多也。

        夫言语君子之机,机动物应,则是非之行著矣,故不可不慎。若于意不善了,而本意欲言,则当惧有不了之失,且权忍之。后视向不言此事,无他不可,则向言或有不可,然则能不言,全得其可矣。

        外荣华则少欲,自非至急,终无求欲,上美也。不须作小小卑恭,当大谦裕;不须作小小廉耻,当全大让。若临朝让官,临义让生,若孔文举求代兄死,此忠臣烈士之节。凡人自有公私,慎勿强知人知。彼知我知之,则有忌于我。今知而不言,则便是不知矣。若见窃语私议,便舍起,勿使忌人也。或时逼迫强于我共说,若其言邪险,则当正色以道义正之,何者?君子不容伪薄之言故也。

        匹帛之馈,车服之赠,当深绝之,何者?常人皆薄义而重利,今以自竭者,必有为而作。鬻货徼欢,施而求报,其俗人之所以甘愿而君子之所大恶也。


4.png


颜之推:


        中国历史中最有名的家训,首推《颜氏家训》,里面全是悉心教导子弟为人处事做学问的道理,作者颜之推所处时代遭逢大变,由南朝入仕北朝,固有不得已,教导子侄时一再说明不愿其如此。若在今日中国的官员,有一心移民,拼命教导孩子学外语、搞移民者,真可谓愧对子孙。


《颜氏家训》:

        “齐朝有一士夫,尝谓吾曰:‘我有一儿,年已十七,颇晓书疏,教其鲜卑语,及弹琵琶,稍欲通解,以此伏事公卿,无不宠爱。’吾时俯而不答。异哉此人之教子也!若由此业,自致卿相,亦不愿汝曹为之。”

         一个活了大半辈子的男人,一个涉世太深的父亲,如果他有儿子,如果他开始想到死亡甚至已经面临死亡,他可能要对后人有所交代吧。家诫或家训,就是这种心理的产物。一边是复杂多变、险象环生的人世间,一边是血浓于水的骨肉、自己生命的延续,一个父亲该如何将手中的接力棒传给儿子,使他在独自前行时趋利避害、一路走好呢?天下所有的父亲一定都很看重这个问题。

        另一种则是自己做不到,却教子女遵守,实则是让后辈不要学自己,甚至引以为诫。这一类家训文字,读来最是凄恻动人,一个父亲常会借此修正自己的人生坐标,提出符合世俗规范的建议,而且,越是个性超拔的人越是表现得中规中矩,越是身处乱世其中的反差就越是巨大。惟其如此,我们才会在一篇家诫中,读到太多的血泪,太多的反省,甚至太多的悖论。三国时的书法家韦诞擅长楷书,魏明帝造陵霄观,一不小心先把牌匾钉到楼上了,没办法只好令韦诞爬上梯子去题写,当韦诞从二十五丈高的楼梯上下来时,须发皆白,遂作家令以敕儿孙:“勿复学书!”

        中国历史历史中不乏通才,但能诗词书画样样登峰造顶,独步千秋者,唯有苏东坡一人,他能背整本汉书,二十一岁考中进士,可谓聪明绝顶,但一生不得意,聪明反被聪明误,在洗儿诗中他说到:人皆养子望聪明,我被聪明误一生。惟愿孩儿愚且鲁,无灾无难到公卿。我想,其中则寄托大多数特立独行的父亲面对儿子时的心态吧!


© 2014-2020环亚手机客户端下载投资集团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